读中国统计年鉴-2015有感

中国统计年鉴-2015 原链接

记得以前和朋友讨论,朋友们总有一些很有趣的观点,例如“家里周围亲戚朋友月收入少说也上万了,现在中国有钱人多了去了”,“周围谁家里没车啊,现在一般在北上广/省会至少得有套房吧”,“现在出国留学一年才十几万,简直划算的不行”,等等诸如此类。一方面当然这些想法都是非常朴实且真切的,他们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另一方面,中国社会分裂的程度也由此可见。有人说美国2016年大选的中心词就是“division”,舆论媒体上一边倒的“希拉里民调领先”,“特朗普终将失败”,无数明星给希拉里站台,麦当娜甚至在一次演唱会中说“如果你们投给希拉里,我会给你们每个人口交,而且我会咽下去”。然后被300多票选举人票抽的小脸通红。印象最深的是看特朗普当选后的一次采访,在出结果的前一天深夜特朗普还在著名铁锈带州威斯康星做竞选活动,他在场馆外面的时候看到那些人头攒动的时候想,“我肯定会赢,看看外面那些人,我们怎么可能会输”。

当代中国社会的分裂程度可以说丝毫不逊于美国。

北上广深的居民和三四线城市或是村里的居民生活的简直是两个中国。最简单的证据就是直播平台,斗鱼直播、熊猫tv,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直播平台里面充斥着从外语教学,品酒这些阳春白雪到女主播卖肉、滴滴快车偷拍乘客这些所谓的“下里巴人”直播,但这些根本不是我想说的。快手直播,这个主要基于手机平台的直播网站才真正的把农村居民的兴趣点引爆的网站,直播内容无奇不有,从女主播发嗲到男主播到处寻衅滋事,从吃满汉全席到生灌蚯蚓啤酒瓶碎片,从夜晚惊奇到手操风扇,这个光怪陆离的直播平台已经成为了中国大部分居民的日常兴趣点,他们不关心英语怎么学,他们不关心韩国有哪个大胃王能吃多少碗火鸡面,因为那些离他们的生活太远,远到几乎无法理解。

如果把乡镇农村和城市比喻为两块耕田,根据中国统治年鉴,农村这块田从建国(1949年)开始就承载了中国约9成(89.36%)的人口,意味着当时的中国总人口(5亿四千万)中总共只有5700万人住在当时所谓的城市,事实上因为中国“赶超战略“的实施,城乡差距在这里就已经开始累积了,人力密集型的国家强行通过集中资本发展国企而实现工业化,重工业扎堆城市却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导致大量城市青年成为“盲流”,插队下乡应运而生,也诞生了”延安的女儿”这种怪象。城市和农村的第一次碰撞很难说是一次双输或双赢,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农村帮助城市消化了一部分人口,上山下乡运动主要发生于1955年至1970年,起源于毛泽东的动员,1960年农村人口比例有八成,70年是已经到达了82.6% [解读中国经济,林毅夫]。

从1978年改革开放战略的提出,农村人口在全国人口中的占比开始逐年稳步的下滑。80年代曾经被人称为“失去的十年”,因为文革造成的动荡使得整个社会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还有发生在1958年到1961年的三年自然灾害造成的人口减员,都是在这个统计年鉴中所观察不到的,所以这里数据肯定有所出入,近代的数据尚可作为参考,这里暂下不表。但是城市和农村的剪刀差是一直存在的:

1982年江苏泰州居民春节定量商品供应目录

可以看出的是,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在国家计委的眼里根本就是两个阶级的人,这听起来很讽刺,共产党的主旨就是消灭阶级剥削,可是从这个角度去解读的话这个消灭的手段是消灭掉那些被剥削的阶级,或者说不把她们当人,所以所有的“人”就不用去区分阶级了。恶意的揣测当然是鲁迅先生所推崇的,不过可能也言之过早,不过城乡的巨大差距中间人为的操作空间绝对是存在的。中国俄国都是通过剥削农民从而建立了自己的工业基础,我们现在生活的一切都基于在些年出生在农村的人像蚂蚁一样的牺牲式劳动,仅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出生在城市的中国人是幸运的。

这句话放到今天的中国来看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金句。城市人口拥有(相对的)一流资源,教育,医疗,金融服务,甚至到后来的地产价值飙升,都使农村的新生儿在起跑线上被城市新生儿拉了大概100圈,这是什么定义呢?对于一个人来说,如果说他一辈子的目标是有房(当然是城市房)有车老婆暖炕头,农村户口可能得奋斗一辈子,城市户口的这些东西可能他出生就有了,这么说当然有些偏激,有些城里人也一辈子买不起房,不过讲究平均差距的话这些形容是丝毫不过分的。当然空口无凭,统计年鉴中的数据也进一步补充了这个论点:

  1. 2014年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381元,农村可支配收入为9892元(均为绝对值)。即使是最为富裕的东部,农村人口的可支配收入也不过13000余元,远不及各项指标最低的西部城镇人口可支配收入(24390元)。西部最低的甘肃也有21803.9元,而全国最富裕的农村人口位于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1191.6元,依然低于甘肃的数据。
  2. 甘肃的农村收入也为全国最低,6276.6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呢?世界银行的GNI per capita ranking中排名188的坦桑尼亚人均为920美金,和甘肃的农村人口不分伯仲旗鼓相当。而在世界银行的划分中620美金的国家就是lower income,甘肃农民将将跨过了贫困线,而且这还看的是美金绝对值和人民币的对比,如果这个人民币按照购买力计算的话坦桑尼亚的可有2630美金,远高于甘肃。尼日尔和甘肃在购买力平价的标准上差不多,而尼日尔的gni美金绝对值仅为390美金。
  3. 北京上海的城镇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都达到了48000元左右,也就是说在北京上海如果你的薪水低于4000元一个月,你就已经在处于整个城市的平均线以下了,其他地区分别没那么明显,不过浙江,江苏,广东的数据也很亮眼,其他省份及自治区大抵都在22000-30000这个区间徘徊。

林毅夫的解读中国经济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我个人的解读是,农业生产的利润十分微薄,个体户在当前的环境下几乎无法生存。各个发达国家中农业人口大多只占到全国人口的2%-10%,而2014年的中国农业人口仍然有45%的比重,意味着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还有近四亿八千万农民需要远离故土,前往城市。各个一线城市、省会、发达地级市还需要容纳目前人口近五分之三的新城市人。个人角度当然是希望农业人口可以不断平稳过渡到城市人口的,原因无他,当农民太苦了。知乎上最近有一个很热门的问题,说的是菜价为什么这么贱,农民收入低的可怕,个体户农民经营一年收成好可能才有上千元的收入,而城市一个卖早餐的收入可能都不止这些。房租、地租、运输成本成为了一道一道勒尽农民最后一口气的枷锁,农村这块耕田能养活的现代人口实在太有限了,当代中国如果你不巧出生在农村,那大概率你应该得罪阎王得罪的不轻。如果出生在甘肃农村,你大概把阎王绿了能有这待遇。

当然当代中国城市化也出现很多问题,物质化横行(materialistic),病态的房价都是现代中国城市化的缩影。美国也有过这种问题,民主化和富足的生活在东西海岸滋生出了超乎西欧想象的左派思潮,一个土生土长的伦敦白人中产也会对三藩市提供广东话地铁广播和中文驾考感到震惊,幸运的是中国还远远没有到需要自己摸索的阶段,稳步向前,实事求是,可能中国就会更好。

当一个键盘侠总是很容易的,一个经济学讲师曾经给我说过,在经济学中人不过是一个个数字,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很多人一辈子的悲欢离合。我们谈笑间农村人口就好像能转型成新一代城市人,中国城市化好像就在眼前,殊不知这背后可能是几代农村人痛苦的挣扎和融入,自我认同的改变和被剥削。生而为人,有的时候自己的选择和时代的变迁比起来实在是太过渺小了,能立在潮头的弄潮儿只有那么几个,其他人大多是随波逐流,就好像“李明去上了北京大学,韩梅梅去了职业技工学院,我在百货大厦当售货员,我们都拥有光明的前程”一样,做好了自己,风一样能把你拍到谷底,就像华为34岁的程序员;一辈子昏昏噩噩,可能最后一因为家里拆迁荣登当地富豪榜。中国这个社会变迁的太快,也太猛,普通人的机遇根本无法预料,纵使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也可能不过是黄粱一梦,遥不可及。

二零一七年于何文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