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新说宋词

传说北宋著名词人周邦彦,就是写下汴都赋的那位以写艳情诗闻名的“清真居士”,与北宋著名的京城伶妓-李师师,有过那么一段不清不楚的暧昧。这也难怪,北宋时的汴梁可是连孟元老在北宋灭亡后回到江南地区,为防止后代忘记汴梁这一正朔明珠,要写出《东京梦话录》来悼念的地方。仅是勾栏这等享乐之所就有上百坐落于京城,著名的清明上河图也发源于此。当之无愧的老牌封建君主帝国首都,经济,文化以及政治中心。

“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 - 《东京梦话录》

要说起北宋,有一个很有趣的角度,大家都说北宋是中国资本主义萌芽的重要阶段,纸质货币北宋变的的出现,宽松的政治环境(重文轻武),加之财政军权的高度集中,都令到汴京的地位在尤为突出。然而坐在皇位上的皇帝,也是一个赛一个的温文尔雅。开国皇帝赵匡胤那不消说,五大三粗的农民起义军一个,画像上也是个传统的五短身材,放到民国袁世凯和他一比都算个俊俏小生。然而他的后代(当然不是直系,具体见:斧光烛影)却一个比一个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娘炮。到了亡国皇帝宋徽宗这一代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瘦金体”,花鸟画,诗词无一不通。唯一不通的大概也就是治国了。被金人掳去极尽羞辱之能,却连崇祯那样自刎的勇气也没有,女眷被金人凌虐的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写诗,最后落得个国破家亡的结局,可悲可叹。

“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有时不做。”- 《燕山亭》

今天的这个故事就在周邦彦,李师师和宋徽宗之间展开。古人有云:“我本心将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当然当时的人可能觉得这古人根本无从说起,我们暂下不表。话说东京汴梁的一天深夜,周邦彦正和相好李师师秉烛夜谈,相交甚欢,那是夜到浓时,口脂留香,不想宋徽宗突然出游折返,也想来探望一下他的小甜甜,周邦彦这个时候心里很挣扎啊,俗话说得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是臣这下要是怂了,那臣要这根铁棒是何用处?!挣扎着挣扎着周邦彦钻到了床底下,大丈夫毕竟能屈能伸,皇帝老儿这张牌的身份毕竟还是高一点。李师师开门迎客,端的是“桃花依旧笑春风”,赵佶开心的想个马上就能吃到糖的孩子,还带了个江南新进贡来的橙子,邀请小甜甜一起对影成三人,小甜甜也把皇帝老儿哄的开心至极,可是皇上突然想到,夜不归宿那他第二天起来可能得被朝廷上那些笔杆子戳成马蜂窝,一年抬不起头是肯定的了,执意举驾回宫。本来李师师这边应该也是顺水渠成,把皇帝老儿劝走再出来帮周邦彦修剪一下头上的草坪,两全其美。可是她转念一想,要是能今天和皇上把这好事做了,以后怀个龙种什么的,那在宫中府中的影响力可不一般,于是使尽浑身解数想劝住宋徽宗,丝毫不顾及床底下头上已经长出热带雨林的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 - 《少年游》

话说床底下的周邦彦此时此刻又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态呢,前一秒和自己你侬我侬的心上人下一秒就已经在自己头上央求别的男人的恩泽,一边是曾经自己心中的明月,一边是自己读书效忠的封建权威代表,一个人终究是无法摆脱时代的局限性的,他选择了龟缩在那块幽暗漆黑的床板之下,双目赤红。坐在床上的李师师丝毫不觉,温情款款的说到“皇上,现在夜都深了,霜结的如此之厚,想必骑马也不甚方便,再说了,这么晚,您回去又能到哪里去呢”,言下之意,皇上臣妾的这块温柔乡可是永远为皇上您敞开的啊。最终,皇上还是起驾回宫了,我们不知道李师师是如何和床底钻出的周邦彦解释,也可能压根不必要解释,浮世中的两个棋子,大家谁也不用揭下彼此的面具。周邦彦极擅长写艳情诗,也是乐府歌姬争相追捧的对象,想必之后的生活也不会太落魄,他还是写了一首词,一首在我看来气息十分浓厚的词: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少年游》

并州的剪刀锋利如水,吴州的细盐洁白柔软更胜过雪花,纤细的手指拨开了橙子。闺房里,温度有些暧昧,香气不绝,两人相对坐调笙。

她低声的问:“去到哪里呢,已是三更半夜。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随后的宋徽宗,在金兵第一次来袭的时候匆匆退位,自己带着一群达官显贵和亲卫南下避难,他儿子宋钦宗和一群爱国将领抵御住了金兵的第一波进攻,当他再次返京,情况已经皆然不同,父子之间无休止的内耗和隔阂最终送了北宋最后一程,金军于靖康元年踏破了汴京城,俘获了北宋最后的皇帝父子,封宋徽宗为“昏德公”,宋钦宗为“重昏侯”。《呻吟语》载:“被掠者日以泪洗面,虏酋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 《满江红 · 怒发冲冠》

哦对了,至于周邦彦,他在一次李师师为宋徽宗演唱他亲自作词的《少年游》后妒意大起而被逐出了京城,而后了无行迹。李师师据说流落到了江南,当她回首往昔的时候,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想起那个夜晚,被她藏在秦楼楚馆床下的那个少年。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 《声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