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咁浅,就係 - 我

“以下落黎呢首歌嘞,係我啱啱係我只新碟《大热》里边我自己作嘅一首歌。呢首歌嘞,係同一位我非常非常夹得黎,係思想上,意向上都非常夹得黎嘅一位填词人,林夕,嘅一首合作嘅歌曲。係呢度,我要深情咁送比大家,一字咁浅,就係 - 我。” - 《张国荣热·情演唱会》

有些人会说香港乐坛的兴盛和衰落和香港本身经济地位有着很大的关系,诚然不假。曾经的亚洲四小龙,传统华人社会中物质条件最充足丰富的地方,在东亚社会有着绝对统治力的娱乐业。韩国非常有名的综艺两天一夜中的有一期让嘉宾们都穿上复古的装扮,有一位搞笑大叔就穿着喇叭裤皮夹克戴着墨镜模仿着周润发的形象走了出来,香港娱乐业的辐射力度在当时可见一斑。曾经在国外和一个韩国小伙子搭车,他听到我在香港读书第一个冒出的词就是粤语发音的洪金宝,还有Jackie Chan。曾经有一段时间广东人会很想在电视里收到TVB,是不是广府出身的年轻人嘴里都会蹦几句粤语,连我一个陕西的孩子小时候就会学着电视里说 - “湿湿水喇”。广东话夹杂着香港独特的地缘文化像一阵强劲的春风“侵略”着大陆。

但是好景不长,香港的娱乐业也逐渐走到了瓶颈和转型期,导演圈里津津乐道的“北上淘金”,王晶便是其中的佼佼者,看了他以前和星爷合作的作品:赌神、整蛊专家、鹿鼎记;再看现在的澳门风云,会给人一种时空错乱不知所谓的荒诞可笑感。但是整体环境的改变也让香港的娱乐界有些无所适从,曾经拍出来就不愁卖的作品现在精心打造再加普通话配音也未必能够抢占市场,最适应普通话市场卖爆米花片反而就能赚的盘满钵满。曾经连去台湾发展学国语都被视为下放到现在参加内地的我是歌手普通话再蹩脚也争着抢着去说。香港的娱乐业在慢慢退回到一个可能属于它自己的位置,高度细分的边缘市场和靠经验吃饭,曾经亚洲娱乐中心的位置就像天星码头漂走的渡船,那么近,又那么远。

然而在上世纪香港娱乐业的黄金时代,确实是诞生了无数精彩的作品和璀璨的群星:“世纪之星”李小龙,“香港女儿”梅艳芳,“歌神”张学友,“哥哥”张国荣。开篇的那段话便出自张国荣热情演唱会唱完《左右手》之后的讲话,彼时林夕还是哥哥手下力捧的小生,现在已经是独当一面,占香港词坛半壁江山的人物。出生在那时的艺人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走运的如成龙,最红的时候因为不会用信用卡(那时信用卡需要用英文填很复杂的表格),跟他一起出街的成家班每人兜里揣着五万港纸现钞,拍完戏一人一辆limo,可谓风光一时无二。不走运的如一些港姐,凭着花容月貌崭露头角便被豪门收入,若是生了女儿还被嫌弃,之后生意不行还要出来继续卖鱼蛋糊口。

张国荣可以说是走运而又不走运的。他早年家境不错,家里可以供得起去英国读书,但是随后又有些拮据,时常强调他自己也是“攞”奖学金出身。即使在歌手大赛拿了亚军出道,可真正走红却是十年以后,所以香港乐坛有一句老话:“连张国荣都要等十年”,言下之意你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材料啊?蹿红之后凭着随和的个性在演艺圈如鱼得水,各路大咖都是他家麻将桌的常客,他自己都坦言曾经过年时大家在他家打麻将,打累了睡,睡起来吃,吃完了继续打,可以连着玩好几天。众所周知张国荣是香港乐坛第一位公开出柜的重量级明星,可谁知道他也曾经和女孩拍拖拍到撕心裂肺。毛舜筠便是他公开承认也是唯一承认的一位前女友,甚至曾经求婚失败。两人之后成为至交好友还一起做过访谈,哥哥大笑说那时候觉得她就是自己的灵魂伴侣,两人一起打麻将兴到浓时甚至会搭台唱粤剧,毛回忆起来也是笑得瘫倒在沙发上。

我向来是不信两个深爱着的人是可以做好朋友的,除非其中有人真的有些菩萨般的心肠,看着意中人和第二位你侬我侬还能当无事发生。看过那次的访谈之后我才明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再合适也不意味着两个人就可以一直走下去,有的时候错过了可能也就没那个勇气挽回,也可能是害怕再像那样受伤一次。张看着毛时仍然笑的那么开朗,那么随和,没法让人相信他对面坐着一个曾经拒绝他求婚,远走他乡再见已为人妇的女人,没法相信他可以那么平静得对着她聊那些往事,那些深藏在心底的秘密心结。哥哥不懂得拒绝自己的粉丝,也不懂得保护好自己的感情,加上早年社会对同性恋的普遍不接受态度,最后促成了二零零四年的那场悲剧,也让张国荣的名字被所有认识他的不认识他的人记了下来,如果能再来一次,可能很多人情愿他没有那么红,没有那么温柔随和,做一个不温不火的艺人,好好得和唐先生走下去,而不是像流星一样闪耀后陨落,每每还被有心人拿出来消费。

我喜欢听歌,尤其喜欢广东话的歌曲,开始是因为独特和偏门,后来听得多了逐渐被港乐背后的故事和内涵吸引。来香港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想听一次陈奕迅的现场,高三暑假托人买到了票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谁成想居然成为我最不愿意错过的一场现场,正应了那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心底骚动。不过毕竟在香港,后来还是近距离看到了一次陈奕迅,拿着单反照了一整场还拍了视频,想为一三年那次的遗憾狠狠的找回场子。后来还去红馆听了李克勤容祖儿合办的《克不容缓》,真真满足了我对红馆的幻想,四面台,激情热辣又寂静如水。近来俗事缠身,今天跑步之前想用落灰了许久的shuffle,一首一首切歌时心里好像又有些东西被调动起来,既熟悉又令人激动不已,月底杨千嬅的演唱会运气好排到了门票,不知道这一位香港现实意义上的另类女一号,敢爱敢恨的“余春娇“,会有怎么样的表演。

最喜欢的一首杨千嬅的现场版来自于她和未婚夫丁子高合唱的飞女正传,非常得香港,非常得杨千嬅。开始有人觉得丁子高不过是又一个香港的花花公子,这首歌可谓是狠狠打了那些人的脸。后来杨千嬅还挺着大肚子去“最佳损友”黄伟文的纪念演唱会献唱,和他冰释前嫌,更有陈奕迅在后面唱同名曲最佳损友把气氛烘托到了最高,不知道她自己本地的演唱会会不会有其他嘉宾。期待一下吧!

“接下来这一首歌呢,是我刚刚在我的新专辑《大热》里面我自己作的一首歌。这首歌呢,是和一位我非常非常相处得来,在思想上,意向上都非常处得来的一位填词人,林夕,的一首合作的歌曲。在这里,我要深情得这样送给大家,一个字这么浅显明白,就是 - 我”

“人最重要,是要识得欣赏自己” - 张国荣